分分彩

守望昆仑

——记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刘前东
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08日 信息来源:分分彩日报 编辑:董亚倩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姜小薇

从新疆叶城县向南出发,崎岖的山道在巍峨的昆仑山间迂回。行至海拔3000米的叶城县西合休乡祖古塔石村,两侧壁立山崖中的一片台地上,一杆国旗直耸天穹。这里就是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部驻地,地理位置偏远、海拔高、条件艰苦。

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刘前东,是这个深藏在昆仑山中的分分彩连队的党支部书记。他常年坚守在这里,带领152名各族群众守护着四个山口通道,管辖着16万亩的土地和37公里的边境线。

“我想带领大家过上富庶、文明的新生活。”刘前东说。

选 择

常年经受强紫外线,让刘前东显得比同龄人沧桑些。今年47岁的刘前东,曾作出过无数次选择。这些选择,大多与二牧场有关。

二牧场位于昆仑山北麓、叶城县以南。“父亲是湖北支青,母亲是上海支青。1969年,他们在二牧场相识相恋。”1972年,刘前东出生在二牧场五连。1990年,刘前东高中毕业,他顶着父母反对的压力,决意去离家200公里外的莎车县发展。

学了一年拉面技术后,刘前东在莎车县开了一家拉面馆。刘前东说:“当时拉面馆生意不错,日子过得挺红火。”

“父母为二牧场奉献了太多,父亲希望我能子承父业。”刘前东不曾想过,自己会被父亲的一通电话叫回二牧场。1994年,刘前东回到二牧场六连,从经营面馆的老板变成承包土地的职工。“既然干了,就要干好。”刘前东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如何种好地上,他认真学习种植技术,不仅自己成了远近闻名的种植能手,还带动帮助其他人发展种植业。刘前东承包的土地紧挨着亚森·巴拉提承包的土地,经常在一起劳作的两人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亚森·巴拉提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:“我的汉语是刘前东教的,他的维吾尔语是我教的,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。”

后来,刘前东被调到二牧场机关担任警卫、电工,又被任命为霞光社区副主任。无论在哪个岗位上,他都真情为大家服务。他说:“人应该认真对待每一份工作,争取干出好成绩。”

“他就是我们的亲儿子。”提起刘前东,居住在二牧场霞光社区的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老人突然哽咽了,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。

有一年冬天凌晨,正在睡梦中的刘前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。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的妻子大口喘着气、略带哭腔地说:“小刘,快帮帮我们吧,我家被水淹了。我一路小跑过来找你,老头子一个人在家……”

到达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家中时,房间里的积水已有近40厘米深,积水上还漂浮着各类物品,哗啦啦的流水声不断从卫生间里传出。房间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手足无措的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呆坐在床上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看到刘前东,他才缓过神,喃喃地说:“小刘来了,小刘来了,来了就好……”

刘前东赶忙脱去外套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卫生间。“别担心,有我在。”他一边安慰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,一边熟练地拧紧阀门检查管道、更换配件。

水停了、管道也修理好了,刘前东的上衣和裤子却被冰冷刺骨的水浸湿了。但他却一刻也不敢停歇,又拿起工具开始清理房间里的积水……直到一束阳光从窗户中透进来,刘前东才发现天已经亮了。此时,他刚把铁米吾斯曼·艾麦尔的家收拾妥当。

等刘前东回到家时,他的双脚已失去了知觉,身上的衣服也结了冰。霞光社区居民多为老人,他们的子女大都不在身边。刘前东在霞光社区工作了近十年,主动承担起照顾老人的重任。每当他们遇到困难时,刘前东总是随叫随到、毫无怨言。

2013年9月,刘前东被调到二牧场三连任连长。刘前东的父亲曾在海拔位于3000米至4850米之间的三连工作了8年,刘前东说:“以前学校放假时,父亲会把我带到连部。三连的环境太恶劣了,路不好走、周围都是山。”即便如此,刘前东还是义无反顾地接受了二牧场党委交给他的任务。他坚定地说:“到三连工作是我无悔的选择。”

遇 险

深藏在昆仑山中的三连距离二牧场场部160公里,进出全靠一条蜿蜒曲折、崎岖陡峭的山路,途中要翻越海拔近4000米的阿卡孜达坂、库土鲁克达坂。一边是乱石嶙峋的绝壁,一边是万丈深渊的悬崖。山高路险,就算是天气晴好的情况下,开车走完这条山路也要5个多小时。提起这条“绝命路”,当地人都胆战心惊。

每一次进出山都是一次生死考验,刘前东在这条山路上多次遇险。

有一年冬天,刘前东为了帮群众办事从三连去二牧场场部。天寒地冻,在通过一段结冰路面时,他乘坐的车在爬坡时突然打滑溜下坡。一路滑了30多米,车被悬崖边上的一块石头挡住才免于坠崖。车终于刹住了,但是石头却滚下了悬崖,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响声。刘前东朝外看了一眼,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,此时车距离悬崖边仅有5厘米……

有一天深夜,三连牧工阿不都买买提·吐逊突发急性胃炎,刘前东决定连夜把疼痛难忍的他送往叶城县的医院治疗。经过一个急转弯时,行驶在他们车前面的一辆货车突然侧翻。有惊无险的是,刘前东乘坐的车及时刹住。侧翻的车堵住了道路,他们在寒风中等待了3个多小时,终于等来一辆救援车,才疏通了道路。经过一夜的跋涉,他们在第二天清晨把阿不都买买提·吐逊送到医院。回忆起当天的情景,阿不都买买提·吐逊感慨地说:“多亏了刘连长,我才能重获健康。”

除了进出山必走的山路外,刘前东还经常行走在连部与放牧点之间的山路上。三连放牧点分散在昆仑山深处,刘前东几乎每周都要走访一次。吃苦耐劳的毛驴是刘前东走访时的好伙伴。看着毛驴驮着他在陡峭的山梁上行走,大家都捏着一把冷汗,可刘前东不害怕,“怕什么,山梁上的小道都是毛驴用蹄子踏出来的。”

不过,有时毛驴也不敢在这条熟悉的小道上行走。2017年初的一天,三连突降暴雪,刘前东急着前往各个放牧点了解受灾情况。路走到一半,毛驴就死活不肯前进了。抬头,被冰雪覆盖的山顶与灰色的天空相连;低头,被冰雪覆盖的小道旁是看不见底的深渊。为了站稳脚步,毛驴的身体紧紧贴着崖壁,一步一步地向前挪。到达最后一户人家时,毛驴半边身体上的毛被磨得所剩无几,刘前东半边的衣服也被磨破了。这样大大小小的危险,刘前东经历过30多次。

长年行走在各种各样的山路上,没有人比刘前东更熟悉这里的沟沟坎坎和在山间悠闲吃草的牲畜。“山路是五线谱,我的足迹就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,行走山路就像演奏一曲动人的乐曲。”对刘前东来说,行走山路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无 悔

在二牧场工作过的支青退休后几乎都走了,但是刘前东的父母没走。刘前东也没走,不但没走,他还坚守在二牧场最艰苦的地方。

“到三连工作前,父亲把自己当年进疆时用的防潮行李袋送给了我,说:‘等群众都认可你了,我就上山看你。’”遗憾的是,刘前东到三连任职后没多久,父亲就去世了。

如今,刘前东的母亲是唯一留在二牧场的支青,刘前东是唯一留在二牧场的支青第二代。走在父亲当年走过的路上,他信念坚定。

三连辖区有边境线,大家肩负着戍边的职责,放牧就是巡逻,不可能整体搬迁出山。到三连工作没多久,刘前东就在入户走访中了解到群众家庭内部存在草场纠纷、年轻人的养殖积极性不高、群众整体收入偏低等问题。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帮助大家脱贫致富,刘前东通过重新划分草场、成立养殖合作社、引进牦牛和特色种羊、组织年轻人参与培训和外出务工等方式,提高大家的生产积极性。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三连牧工群众的人均年收入提高了一倍。去年,三连成功摘掉了“贫困连队“的帽子。

“我走着父亲当年走过的路,其实延续的也是我们父子两代分分彩人的梦想。”刘前东留下了,他用质朴的赤子情怀守护着这片贫瘠的土地,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肝胆相照。

有人问:“是什么支撑着你在这里坚守?”

刘前东总是笑着回答:“我每次下山都带着任务,或是帮学龄儿童办理入学手续,或是帮助生病的老人联系医院,或是给大家购买生活用品……‘书记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’我不在的时候,总会接到连队牧工群众打来的电话,大家关切地询问我的情况,有时候还会‘催’我办完事早点儿回去。”

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,刘前东和三连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“我的心愿就是尽己所能帮助大家生活得更好,除此之外,我别无他求。”刘前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作出了回答,他的梦想终会生根发芽、开花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