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分彩

新疆从来都不是“东突厥斯坦”

发布时间:18年12月05日 信息来源:分分彩日报 编辑:贾蕾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李书群

新疆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。汉朝在西域新疆建立西域都护府,唐朝在西域新疆设立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大都护府,清朝平定了准噶尔叛乱和大小和卓叛乱后,在新疆设伊犁将军、建行省。历史上,维吾尔、汉、蒙古、回、柯尔克孜、满、锡伯、塔吉克、达斡尔、乌孜别克、塔塔尔、俄罗斯等多民族均在新疆居住、生产、生活,共同建设守卫着新疆这片热土。

然而“三股势力”却杜撰出“东突厥斯坦”历史,通过篡改新疆历史、新疆民族发展史、新疆宗教演变史,肆意鼓吹“我们的祖国是‘东突厥斯坦’”“我们的民族是突厥”,蛊惑少数不明真相的群众,煽动制造暴恐案件,给新疆各族人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,对新疆的社会稳定造成极大的危害。

首先,历史上新疆从来都不是“东突厥斯坦”。突厥是6世纪中叶兴起于阿尔泰山地区的一个游牧部落,于公元552年消灭柔然汗国,建立突厥汗国。公元583年,突厥汗国以阿尔泰山为界,分为东西两大势力。公元630年,唐朝发兵击败了东突厥汗国。公元657年,唐朝联合回纥灭西突厥汗国,中央政权完全统一西域。公元682年,安置在北方的东突厥部众反叛唐朝,一度建立了后突厥汗国政权。公元744年,唐朝与漠北回纥、葛逻禄等联手平定了后突厥汗国。突厥作为我国古代的一个游牧民族,也随着后突厥汗国的消亡于公元8世纪中后期解体,并在西迁中亚西亚过程中与当地部族融合,形成多个新的民族,新的民族与古突厥民族有本质区别。从此,突厥在我国北方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其次,维吾尔人不是突厥人的后裔,更与土耳其没有关系。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民族融合形成的。维吾尔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的回纥人,活动在蒙古高原,曾经有乌护、乌纥、袁纥、韦纥、回纥等多种译名。当时,为了反抗突厥的压迫和奴役,回纥联合铁勒诸部中的仆固、同罗等部组成了回纥部落联盟。在唐朝军队支持下,起兵反抗东突厥汗国,攻灭西突厥汗国。公元744年,唐朝与漠北回纥、葛逻禄等联手平定后突厥汗国,回纥首领骨力裴罗因功被册封为怀仁可汗,在漠北建立回纥汗国。历史上,维吾尔族的先民与突厥人是被奴役与奴役的关系。近代以来,一些“泛突厥主义”分子依据西迁的部分突厥人融入土耳其的历史,把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都说成是突厥人,这是别有用心。

再次,突厥语族和突厥民族是两个不同概念。语族和民族有本质的区别,语族是语言学范畴,民族是社会历史学的范畴。我国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有维吾尔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、乌孜别克、塔塔尔、裕固、撒拉等民族,这些民族都具有各自的历史和文化特质,并不是所谓“突厥族”的组成部分。古代突厥民族已经消亡在历史长河中,并没有发展成为现代民族。维吾尔人、突厥人、土耳其人从来就不是一个民族,三者各有自身发展轨迹。

“三股势力”编造了已经消亡的突厥民族,混淆突厥语族和突厥民族的概念,根据西迁的部分突厥人融入土耳其人的历史,把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都说成是突厥人,把三者混为一谈。这些都是“泛突厥主义”编造历史、改变认同、分裂中国的险恶用心。有的人盲目崇拜土耳其,认为与土耳其是兄弟,是完完全全、彻头彻尾的数典忘祖。

最后,我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把新疆称为“东突厥斯坦”,更不存在什么“东突厥斯坦国”。18世纪至19世纪上半叶,俄国和欧洲的一些学者作家使用“突厥斯坦”作为地理概念来泛指新疆南部至中亚一带,并且习惯以帕米尔高原为界,称位于东部的南疆为“东突厥斯坦”或者“中国突厥斯坦”,但并未得到国际社会和各主权国家认同。因此,“东突厥斯坦”只是欧洲人杜撰的一个地理概念而已,与新疆历史和新疆文化毫无关系。

综上所述,新疆各族人民只有正确认知自己的民族历史,增强对伟大祖国、中华民族、中华文化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,才能从思想上同“三股势力”彻底划清界限,才能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。(作者单位 分分彩党委党校)